人物專訪:黃佩珊-20年前的那瓶紅酒,還記得在哪裡買的嗎?

黄佩珊

人物簡介:黃佩珊,英文名Gabriel,香港人, “發現購”產品總監。

黃佩珊小姐身兼嘉貝奧集團和BM酒窖的總監兼董事,亦是成都得利堡及重慶派利多西班牙餐廳的葡萄酒專業顧問。她學歷豐富,擁有英國愛丁堡龍比亞大學的管理領導學碩士學位以及英國特許市務學會的銷售和市場營銷深造文憑,並獲得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和國際侍酒師協會頒發的專業資格,在葡萄酒業經驗豐富,閱酒逾十五載。她喜歡和人分享在葡萄酒和美食方面的知識,曾被多家中港媒體訪問和報導,包括《香港信報》、《羊城晚報》、《嘉人Marie Claire》等;現在亦為香港生活雜誌《 Classlc》和北京雜誌《太美·品志》撰寫專欄。 Gabriel醉心於法國波爾多、勃艮第和西班牙的葡萄酒,擁有愛酒愛食愛玩的性格,志願踏遍世界各地酒莊,視品嚐葡萄酒為人生最大樂趣。

左圖為“左岸名莊騎士”榮譽會員黃佩珊丨右圖為“左岸名莊騎士”榮譽會員劉嘉玲

“作為紅酒顧問,不管是在香港還是法國,乃至世界各地,她常常把川菜和法國波爾多甜酒搭配在一起,因為川菜的麻辣和波爾多甜酒的醇厚相得益彰,’就像中國的太極,會產生一種微妙的平衡。’”

與劉嘉玲同獲波爾多“左岸名莊騎士”榮譽會員

 

跟往常一樣,黃佩珊小姐的日程排得很滿。從香港飛至重慶短短兩三天,次日馬上要趕到成都,處理完事務,週一再飛返香港。身兼香港嘉貝奧集團和BM酒窖總監兼董事,同時又是重慶派利多、成都得利堡西班牙餐廳的葡萄酒專業顧問,滿世界飛來飛去是她日常工作生活的常態。在受邀擔任重慶“發現購”產品總監之後,黃佩珊小姐接下來將會更忙,每月至少要飛重慶兩次,為“發現購”所售產品製定嚴格的質量監測和檢驗標準。

 

我們約在重慶天地一家咖啡館見面。黃小姐說一口並不標準的普通話,有時還需借用粵語和英文,以便更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意思。看上去她很年輕,大概跟常年飲葡萄酒有關係。她自稱是個“吃貨”,也很愛川菜。事實上,作為紅酒顧問,不管是在香港還是法國,乃至世界各地,她常常把川菜和法國波爾多甜酒搭配在一起,因為川菜的麻辣和波爾多甜酒的醇厚相得益彰,“就像中國的太極,會產生一種微妙的平衡。”

 

波爾多“左岸杯”晚會現場

 

把中國文化和法國文化借助美食美酒連接起來,是黃佩珊小姐目前工作的重心,也正因如此,從事葡萄酒行業15年來,她上月剛剛收穫了該行業的頂尖榮譽——6月18日,黃佩珊和香港影星劉嘉玲雙雙出現在法國波爾多左岸的玫瑰山莊酒莊,受勳為“左岸名莊騎士榮譽會員”。

 

“左岸名莊騎士榮譽”大概是每個葡萄酒行業從業者夢寐以求的榮譽稱號,既是行業專業水準的認證,同時也是法國文化優雅、浪漫的某種象徵。這一受勳活動歷史悠久,長逾半個世紀。豐收慶祝和開荒慶祝本是法國波爾多紅酒產區的傳統節日,到上世紀50年代開始,這一傳統節日增加了“酒花慶祝節”。每年葡萄樹開花季節,當地果農們都會仔細觀察酒花,以判斷當年是否有好的收成。葡萄的質量好壞可以通過開花的情況推斷出來。歷史上據說波爾多的果農們甚至可以通過百合花的開花時間和情形來判斷當年葡萄的收成。

 

現代工藝研究表明,葡萄樹開花後的100天以及超過一半的百合花盛開後的90天,是收穫葡萄果實的最佳時段。雖然現代技術發達,但通過傳統方式預判葡萄收成仍是葡萄酒產區從業者們引以為豪的技術和一件樂事。在南法波爾多產區梅多克、蘇玳、格雷夫產區的葡萄種植及葡萄酒製造商、投資者每年6月下旬,都會邀請他們的摯友,在爛漫葡萄花開的時節聚首歡慶節日,享受這些小小花兒給他們帶來的收穫希望。這一傳統的慶祝活動,演變到現在,每年節日期間,有超過15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專業愛好者聚在法國波爾多,更有許多米其林星級餐廳大廚、影視界國際巨星及政商界大鱷都會來此相聚,並給來自世界各地那些為波爾多紅酒及法國文化做出特殊貢獻的人士授勳,共同以親身參與的方式向這一舉世聞名的節日致敬。

 

 

“要品味到真正的紅酒,其實很簡單,’就是用對的杯子,對的溫度,比如勃艮第的紅酒比較內斂,需要用大杯子來打開,而波爾多紅酒則要用窄的杯子醒酒。如果用塑料杯子,無異於暴殄天物。’”

 

因紅酒而開始的環球之旅

 

從一個根本不懂紅酒的香港女孩到如今的國際知名侍酒師、食品安全專家和國內西餐名店爭相聘請的紅酒顧問,黃佩珊在這條路上走了整整15年。 15年前,黃佩珊從英國愛丁堡龍比亞大學畢業,在去日本進行了一次漫長的旅行之後,回到香港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經營和銷售紅酒的公司做策劃。一切從零開始,不會做策劃案,不會喝紅酒,“那就學啊,年輕人很快上手的,那時也不覺得有多苦,反而每天都很充實,因為每天生活都有很多可能性。”

 

時間一長,黃佩珊開始對紅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你覺得紅酒非常神奇,每一瓶都有故事,每一款都有自己的文化,可能開始你只懂得一點,到你飲多了,有感覺了,你發現紅酒其實就是人生,是一種境界,柔和、細水長流,那種微妙的感覺會在舌頭上停留很久。”

 

黃佩珊開始不滿足於香港這彈丸之地,“我會想為什麼新西蘭的紅酒跟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的紅酒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會不一樣?”於是她收拾簡單的行李,去新西蘭、澳大利亞、南非,去整個歐洲旅行,考察酒莊,和世界各地的釀酒師、酒莊主人交談。那些在旅途上的日子給她的人生打開了另一扇大門,“有時碰上的陌生人,喝他們一起喝酒,成為好朋友,他們不開心的時候,你買一瓶酒哄他們,你不開心的時候,他們買一瓶酒哄你。紅酒是朋友間最好的媒介和禮物。”

 

在黃佩珊看來,葡萄酒是一個國家的文化寶庫,通過紅酒,我們可以了解不同國家傳統文化的個性。就她自己來說,如此酷愛波爾多、勃艮第和西班牙紅酒,不是沒有理由的。由於經常去波爾多,她在當地甚至有交往超過10年以上的朋友,既有酒莊莊主,還有當地非常有名的釀酒師,“他們教我懂得了葡萄酒,真正領會了法國人浪漫的人生態度。”她有一個朋友,是美國人,收購了波爾多左岸一個知名酒莊,每年葡萄樹開會的時節,就會舉辦私人派對,邀請上流人士及葡萄酒愛好者參加,在波爾多和香港兩個地方分別舉行。黃佩珊是聚會的常客,也是組織者之一。

 

 

在這樣的聚會上,通常有法國名菜、香港點心,黃佩珊還根據波爾多甜酒的特性,引入川菜、北京烤鴨等,因為“清爽的紅酒可以把這些菜的酸度降低,口感變得更好,同時也能襯託法國紅酒獨特的個性。”這樣的品酒活動通常會有24-30人參加,不但有精美的食物,還配備了專業而繁複的紅酒杯,“其實紅酒本身並沒有什麼神奇之處,只是看你把它放在什麼位置,能不能恰當地把它的口感詮釋出來。”

 

憑著多年來對世界各地紅酒的了解和專業知識,黃佩珊現在被香港及內地多家企業聘請為紅酒顧問,為企業的高端聚會安排及提供紅酒,為國內富豪去歐洲收購酒莊提供專業諮詢,為他們介紹有經驗且知名的釀酒師,這都是她的工作範疇。

 

因為這幾年在內地與朋友合作西餐廳,黃佩珊往來內地的時間比較頻繁,剛開始也在酒局上目睹了許多讓人啼笑皆非的現象,像有錢人用10幾塊錢的雪碧、可樂兌10000多的拉菲,“更可怕的是,他們隨隨便便倒在一個大杯子裡,就這樣喝。”在她看來,要品味到真正的紅酒,其實很簡單,“就是用對的杯子,對的溫度,比如勃艮第的紅酒比較內斂,需要用大杯子來打開,而波爾多紅酒則要用窄的杯子醒酒。如果用塑料杯子,無異於暴殄天物。”當然,她覺得現在情形已經好多了,“紅酒是​​一種文化,需要慢慢引導,它不是有錢人的專利,普通人也可以享用。”

 

“我常想,當我老了,取出一瓶紅酒,我會想這瓶酒20年前是在什麼地方買的?跟誰一起?那時我是怎樣的一個人?身上發生著怎樣的故事?每瓶酒都有自己的故事,跟我們的人生很像。”

 

 

黃佩珊把眼光投向落地窗外黃昏的斑駁光影,嘴角浮起一絲淺笑,就像此刻她已經領會生命如紅酒般醇厚的境界。

 

原文自發現GO

發表迴響